2000年12月29日,一個特休的日子,我到一個老地方見一位朋友,也不知為何這麼久才想起這一天的相見,或許當見到朋友的當時很多感受是說不出來的,得等到久久不見之後的某一天才有些懷念,每每見到這個朋友時心中雖然有許多思緒,但在相見的剎挪間,只謂"此時無聲勝有聲",我用我的心訴說,雖然無言,但就在我說出的一瞬間便已得到答案。

2000年12月29日,一個人到
淡水沙崙,很久沒到海邊了,就像探訪一位老友般的熟悉,好久好久沒這麼接近海,讓我看到好遠好遠的天海邊際,我以為已經看近它的心,才知道它的無邊無際,無可計量。

心很亂,當時,海,平靜地不說任何話來回覆我的心,我可以哭嗎?

哭吧!海風會為妳拭去淚水。

讓我狂叫好嗎?

用盡妳的全力釋出悲苦的傷,浪會伴在妳身旁。

謝謝你,海。

我一直在這裏只要妳需要我。

其實海沒有說什麼,它讓我勇敢地面對內心的自己,和她說話。


但是,海是個有喜怒哀樂的朋友,她美麗的時候會叫太陽宣告。
來吧!來和我為伴。
當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便叫狂風及暴雨將妳趕去,除非妳願意在她身旁,被她的淚弄濕妳的衣,讓她的狂捲亂妳的髮。

我是個最沒義氣的朋友,在我心傷時用她的風拭去我的淚,命浪陪我吶喊,我享受了她的陽光,嘗了她徐風般的柔,卻用所有的遮避物阻擋她所有的不快,在這裏面也或多或少也有我的悲我的苦。

縱使如此我選擇在她快樂的時候向她訴說心事,還是平靜地陪在我身旁,無怪乎海有這麼多朋友,雖然我還是無法同時與太多人分享她,而找了一個遠遠的角落,我想她的寬宏大量永遠是我無法到達。

畢竟海終究是海,而我仍舊是我。

海說了什麼?不,她什麼都沒說,還是妳跟她說了些什麼。

跟海,其實不用說太多,我想,我說太多了。

墾丁
東北角
花東
台中
澎湖
淡水
泰國
.
.
.
我曾遇見她. . . 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桔娜 的頭像
桔娜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