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阿妹的「我要快樂」又一直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也不是有什麼情傷,也沒那麼湊巧又是阿妹的發片期,也不是何手歪和小甜的緋聞,而是一種意境跟音樂性。

剛好距離上次寫文章也快一年了,正要開始下筆前,翻翻之前的文章,居然在三年前(2008年六月)就寫了這首歌的心情。聽了幾次都被打斷,憤怒鳥和阿妹發片的新聞,還有一通電話。
 
前陣子又經過信義區誠品前的路口,這個路口就是這首歌MV的外景,每次經過也會想起這首歌。對於阿妹,其實有很多愛之深責之切,除了主要是每次都要提起的張雨生之外,還有她的原民與台灣之光的身分;前者是,她面臨喉嚨疲乏所造成的第一次危機還有雨生的意外離開,後者更是讓她的責任重大,當然還有廣大支持她的歌迷。
終於,阿妹回來了,雖然喉音還是菸了點,但沒想到救回了她,聲音夾雜她對小寶的思念與可能永遠釋懷不了亦師亦友的離開,歷經暴紅與天后及諸多的壓力,大部份的壓力是來自於她自己,更加上感情。
 

你有發現,當初那個清亮唱著姊妹,或者更早時期的五燈獎時期的阿妹,跟現在的她有什麼不一樣。一定有,請離開KTV,娛樂版新聞,戴上任何一款能完整呈現阿妹與音樂團隊合作出來作品的耳機,從第一個吉他音,到低音的阿妹,聲喊我要快樂帶點滄桑喉音的張惠妹,最後再看音樂錄影帶的阿妹,相信,支持阿妹是對的,是一輩子的事。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