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電影入場前來紅樓殺時間還不錯


卡稱為大家走遍台灣西半部後,加上厚實的民意基礎,決定回台北看口耳相傳的劃破影史記錄的大便~~~喔!是大片,阿凡達,忠實讀者與噗友(大約一兩名)應該知道我是個超討厭跟著人群瞎著走的自我隔離者,不過來自四面八方的山豬風潮真是佔領了所有我對外的連繫管道,早知道去深山打坐離開惱人的俗事;偏偏又這麼離不開台北國。


要看電影,首選一定是西門町的國賓,拼死拼活都要訂到最大廳的位子,不過可能是孩子放寒假跟不少苦命上班族提早放假,票還真不好訂,加上去年秋天開始每週四固定向西門町推拿師父報到,最佳抵達西門町國賓看電影時間就是週四七點前或八點之後,果不其然,下午時段再配合友人下班時間根本都沒適合時間,八點後是九點半開播,但要看到午夜十二點半(一部片搞到要看到快三個小時,膀胱受得了嗎!?),沒辦法就只好看這場註定要錯過美容覺的時段。(平常也很少睡到美容覺)

推拿師父的孫子,他叫安古(很多小孩都被叫這名字@@),左上角的傷是他自己淘氣造成的,他媽媽年紀比我輕,而且這小子也有幾歲了,這對母子讓師父很早就升格當阿公;要拍照前一秒還跳來跳去,一看到有人要拍他就擺好這101種pose(他媽說的)



人生第一場山豬(台語)電影就給了西門町國賓的阿凡達,不過聽說咱們台灣很久以前就有山豬的技術跟作品了喔!也記得不知道去哪個展館還是遊樂場有山豬劇場,也戴上紅藍片的眼鏡過呢!聽說看阿凡達戴的山豬眼鏡"只要"台幣2,500!!!一領到這副身價比我們還高的高科技(低技術)的輔具,就得好好保護它到電影結束交還給電影院的人,拍個照留念一下。



在決定要看阿凡達之前,做了一些功課,除了山豬與餓豬的分別,還有鄉民分享的看山豬版的不適症狀跟看完之後的一些人格轉變,對於本身是阿婆體質的在下,好像看餓豬版已經是"錯錯"有魚了,但,卡稱都挑戰了台灣西部之旅,三小時的藍色大精靈震憾應該捱得過去吧!好吧!反正就去廁所吐一吐或之後在家休養一週就好啦!

膀胱跟眼睛都好爭氣,活生生的兩小時又41分鐘沒有讓我急著要離開座位,只是後面的親子一直在討論劇情,這比帶臭豆腐或炸雞這類食物進電影院還令人討厭。好啦!回家後我也忍不住請谷歌大神秀一堆阿凡達相關的資料出來,也做了個人化的阿凡達圖像,不過,聽說不少認識的人看完回不到現實,除了納美人高瘦的身材(看看自己)之外,還有那果然是寫下歷史記錄的場景技術吧!?叫詹姆斯的人跟物種都好厲害,讓泰坦尼克號慢慢駛離寶位。



隔不到一週,親愛的史上巨豚,海豚飛老師居然願意跟我去看當紅炸子雞~群,艋舺;沒想到平時沒在燒香也可以抱到海豚尾,而且老師還說看完要去讓我十年前留下噴射機陰影的門卡迪,這不是前世修來的福是什麼!?其實本來要約固定去西門町推拿的週四,但老師課表剛好被填滿了只剩週三下午有空,二話不說馬上ok提早開演前兩小時刷卡買到票;不過還真有點早,所以趁待業中的此時把n年的銀行帳戶整合一下,不過重點是,迷糊的我把具有提款卡的信用卡在到期時就剪卡銷毀了,直到要挪用帳戶零頭當塞牙縫用時才發現這檔呆到不行的笨事。

那天剛好是年前大家要跑銀行跟換新鈔的天晴日,幸好補辦卡片是不用領號碼牌,從銀行走出來時老師差不多也快到了,於是我們約紅樓廣場坐著吃在下賢慧準備好的水果盤(還加台南阿姑梅子粉喔!);剛好吃完時,有個先生疑似要跟我們搭訕,結果沒想到是問我們要不要點什麼?原來這位子是給有付錢的人坐的,與一旁屁股壓根還沒坐熱的東方面孔操外語的旅客我們真的算幸運了。

用埃鳳外掛的lomo風程式幫老師隨意拍隨意後製




(跳)看完艋舺,只覺得這批腎上腺分泌過勝的雄性生物們怎能大剌剌地把艋舺這個地名冠在自己的電影演出上呢?那我是不是可以以隨便找幾個型男來拍三重埔啊!我個國中同學也有大哥跟俗仔,除了大哥的髮型跟志龍與菲哥一樣之外,都沒這個高帥挺拔啊!?而且,除了馬如龍這位阿尼ㄍ一演的ㄎㄨ 一 靠夠味之外,導演根本是想紅也跳下海演,而歌手轉演員的王o賢跟戴o忍一樣都是演過頭又被鎂光燈寵壞的人。

好不容易遠離荒唐歲月的我,看完這部血氣方剛又被拱上天的電影,血液中想砍人的細胞又活絡了起來,可是那些正值青春痘年華的孩子們怎麼辦?三小又有正當理由出現在嘴邊,沒事想弄o老師,因為要在被老師弄o之前下手,所以它的票房好是件好事嗎?我倒覺得是過去"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相似反動刺激。

一堆俗仔又要唱秋了,我知道的大哥級不會這樣的,天佑台灣啊!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