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認識oo的那段日子,只要看到飛機就想起他。

早上上班時位在航道下的巷子,一架
遠東航空飛機飛過。

下班時分,遠望平原一頭幾架飛機劃過彩霞航向目地。

偶而加班的夜晚,末班飛機反方向飛越上空。

在公園與小孩嘻戲,指著天空說"飛機來了",一個暖陽午后數著無盡的班次,不知他是否冷不防地搭著這班飛機。

認識他時,他出了二次國搭了幾次的國內班機,一次傳了簡訊告訴我逍遙無比,還帶了個紀念品回來。

我羨幕能這樣自由自在的人,搭著飛機前往另一個國度,卻只能聽歐陽菲菲的出境入境,徒增傷悲。

"你是我入境了藉口
也是我出境的理由
當我飛過你的天空
我還是會揮揮手

於是愛到了結束的時候
最後回到原地的寂寞
旅程也有結束的時候
有誰會在下一個起點
等我..."

每當一架飛機飛過,我總是停下來,看看,像是行注目禮般地問候。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