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德國電影,在幾年前台灣上映時,跟一個朋友坐在學者還是長春戲院的走道上看的,詳細的情節大多忘了,只知道最後我們都哭了。

一個雙親失聰而身體正常的女孩,自小就成為雙親與外界聲音的中間人,曾經我也想學手語,希望能了解失去聽覺朋友的世界,你知道嗎?當這個女孩與雙親發生口角,最好的反抗就是拒絕使用手語,真是一種平靜的抗議呀!

有陰陽眼的人與一般人比起來,還多了一層的考量,因為能看到更多東西,反而容易發生事故。

而一般人對於殘缺的人們又是如何呢?失聰的人可以讀唇語,失明的人敏銳透過聲音表達的情緒,
Andrea Bocelli擁有最完美的男聲,每每聽到與Celine Dion合鳴的the Prayer,總是感動又激動。

Stevie Wonder搖頭晃腦地唱-I Just Call to Say I Love You,金門王與李炳輝-唱出"流浪到淡水","苦酒"是我的最愛,...爸媽也好喜歡那種台語的悲情,苦過來的生活,Def Leppard因車禍失去一支手的鼓手,仍舊打出搖滾精神的鼓,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我曾經最愛的一部影集-啞女與偵探,一個失聰的律師為正義申張。


就音樂而言,是否能併除MV畫面,純粹就只是聲音的表現?

Cash:
原來,和你的談天,老是讓我有很多畫面出現,原因就在這,對於你描述的電視及電影呈現,透過語言是如此深刻而令我不禁感動而想流淚,容我有幸再聽你分享更多...

連結介紹:
http://life.fhl.net/Movies/heart/heart4.htm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