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燈﹙孔明燈﹚從手上飛向天繼的那一瞬間,有許久不見的感動。電視上的報導確實與現場感受不同,黑暗天空飄著零星的天燈,帶的多少人的願望要上達天聽。

當天燈緩緩離開手的牽絆時,不知怎麼鼻酸了,此時也才發現不再感性的自己,想到在不是挺熟的朋友面前掉淚是於事無補的;反觀,我倒是成為一個無血無淚不知道悲喜為何的人。

這陣子,慢慢地放下更多把自己困在房間的事,走向戶外,感謝貼心的妹妹又讓我步入人群中。之後,過去曾參加
Bon Jovi中山足球場的演唱會回憶一直在腦海裏,多麼瘋狂的群眾,搖滾樂伴我們一起對降落的航空器叫囂對抗,好像那一晚宣洩了所有的不滿,甚至有很多人根本是背對著舞台,管Jon Bon Jovi在上台表演,台下也沒閒著,酒呀、擁吻、咆哮。

Live
Life,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