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太早來。還好來之前有徵兆,不然可是會抓狂﹗只是這次怎麼這麼早來﹖一個不用上班的週六清晨,卻因為該死的活動起床。基本上,我的卵

MC太早來。

還好來之前有徵兆,不然可是會抓狂﹗只是這次怎麼這麼早來﹖一個不用上班的週六清晨,卻因為該死的活動起床。

基本上,我的卵子及子宮算聽話,不會在工作中或遊戲中來,如果MC有思想,對於我也會存著抱歉之意來訪。這個壞蛋,沒照計劃來,不過算識相,至少在活動前來。

除了臉上的痘痘狂冒之外,MC來臨之前,性的需求總是很明顯地;當然,自慰及性幻想是最容易解決性需求。

不過,有關性就下次再說吧﹗因為MC來時,跟本最好是不要有性的需求。MC的痛苦只有女人知道,男性的婦產科醫生讀再多文獻、有再多臨床經驗也無法體會﹙所以女人也不懂男人猴急的原因吧﹗扯平﹚。我真痛恨需要在MC來造成的痛苦而反需要故作堅強,我的背、我的子宮、我的體力…只有女人才懂,男人的安慰對我無用,所以也無需在男人面前裝可憐樣;可是有哪個女人懂我需要女人的撫慰﹖

從叢林中回到家,關上門,卸下高跟鞋、褪去顯露身段的絲綢、解下武裝的妝,熱水澡、熱巧克力牛奶、熱敷袋,最好還有溫暖的雙手減輕身為生命之母所帶來的苦痛。

此時不是性需求,是同理心的需求。妳在哪裏呀﹗嗚~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