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幾億人口有幾萬對伴侶分隔兩地,或者說二個人都會有距離,只是遠近而已。那麼除了我們這一對之外的所有情侶都怎麼面對空間的阻隔

全世界幾億人口有幾萬對伴侶分隔兩地,或者說二個人都會有距離,只是遠近而已。那麼除了我們這一對之外的所有情侶都怎麼面對空間的阻隔﹖

透過電話的傳遞,聲音與表情可以不一致,你選擇給我一通電話,也決定結束對話,在這當中我一點絲毫也沒有自主權,我能自主的是你看不到的表情,用安全的語氣完成之間的短暫對話。一通短暫的電話在沒有自主權地即將結束之前的一剎挪,多希望你看到當時我的表情,此時,有距離的關係讓我不由自主地無奈了起來。

不能選擇見面的時間及次數,只能選擇接受,有在多的期望都是無用武之地。於是假裝我們是看不到彼此的盲目個體,只能透過聲音感覺到對方,但既使是失去視覺的二人都能感覺到彼此的體溫、呼吸、握著對方的雙手,所以目前除了接受別無選擇。

我在意的是,唯一能聯繫彼此時的短暫通訊,你能感覺到我的感覺嗎﹖因為既然你不是我,我亦非你,自無法了解你,也無法讓你洞悉我。而珍悉的通訊是為了什麼﹖除了聽到聲音還能不能準確傳達撥號之前的思念﹖除了錯愕地接受你主動地結束對話,留下回盪的嘟嘟中斷聲,迎面而來還是最怕的孤寂,與其被動地折磨還能做的就是主動地關機,減少突如其來的感傷。

是平凡寧靜了﹖還是心的距離越來越遙遠﹖有了依附才知道何謂失落,有了二個人才知道一個人,有了喜才瞭解什麼是悲,有相聚免不了別離,爬了高才有摔下來的痛,有了比較的感受後便有相對的感覺。

我必須要像個成熟的人選擇接受現況、選擇事實,曾經是旁觀者,變成當局者後,一語成箴。一通電話之後沒有消靡低落的情緒,反而加劇失落,在這一切情緒中,我選擇跟一個曾經讓我有罪惡感而空間距離較近的人見面,同時想起另一個人,這一切讓我更有罪惡感,懷念起過去與另一個人的美好感覺,這個人非常地有禮貌在知悉我有一段新關係後,改變了過去偶爾會給我意外的聯繫,失去了他的消息,今天下午的這一切發生,都讓我不知所措,這是不應該發生的感覺,難道是閒得發慌﹖下週的新工作是否能幫助我改善這樣的情緒﹖

為何只給我報告式的來電,我希望的是關心,還是我的熱情冷卻使得對話的感覺不在﹖我一直想、一直想,似乎這一切終歸起來仍舊是我造成的﹖你有你的生活、工作、作息、空間,我必須也應該體諒這一切,所以,我選擇被動接受你的動作,我表現地符合你能接受的樣子,我要讓你知道你讓我快樂,不屬於我們唯我獨有的負面情緒就永藏在心裏,不需要也不會讓你有線索察覺到,希望一切的努力達成你期望所遇到對的人,也許你累了,想在一個人上停留,因此不能讓你失望、讓你再失魂漂流去找尋生命伴侶,那麼我的靈魂伴侶,就暫擱一旁吧﹗

我一直在這裏等你,等你可以、等你想、等你聯繫我,柔順地配合你想要的需要,不主動打擾你,不再為了必有因的事與你爭吵,我能了解你為每件我爭吵的事提出的理由,為了不再讓你有不悅,我選擇你要我有的態度,因為你所說的每句話,我都記住都聽進去了,也接受這一切的一切,只希望你好。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