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缺陷,而我卻已是殘缺,雖然外表很完整,感謝爸爸媽媽把我生得這麼完美,可是內在卻被自己後天給破壞。小嵐不是我的誰,因為她



每個人都有缺陷,而我卻已是殘缺,雖然外表很完整,感謝爸爸媽媽把我生得這麼完美,可是內在卻被自己後天給破壞。

小嵐不是我的誰,因為她最愛阿寶,後來有mason,現在有那個我想不起來的人名。我,從沒被她擁有,也不曾完全擁有過她。
若欣不是我的誰,因為ella陪著她。
Yo不是我的誰,她有很多男人愛。
Sophia不是我的誰,他有未婚夫。
小雪不是我的誰,她有男友。
芮可不是我的誰,她有妖。

我再怎麼樣也是始終一個人,任何被我外表吸引靠近我的人,最後都會被我的言行舉止傷害。而雖然我不會傷害父母給我的身體,卻一直殘害自己的靈,我的忌妒、憤怒、憎恨、許許多說負面的情緒始終被虛假的外表所保護著。我希望那些我希望是我的誰的誰,她們愛的人都離開她們,想了之後卻又覺得很罪惡感,這種交叉的情緒那天會把我自己跟身邊的人搞瘋。

現在又拿出傷感的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無伴奏大提琴6 Suites for Cello Solo BWV1007-1012,症狀又來了,不想再去看精神科了,但史蒂諾斯Stilnox的誘因很大,但終究還是不會去的,因為醫生始終不會在病歷上寫憂鬱症,怎樣才算是呢﹖

今天yo把我惹毛了,這個胡精精果然是如她自己所言是狐狸精的妹妹,玩弄我的情緒。雖然若欣不知道我在網路上跟yo在言語上怎樣,但反正若欣不是我的誰,不需要交待什麼吧﹖yo也不是我的誰,也不用交待她我對若欣有所期待,我們誰也不是誰的誰,這樣不算什麼吧﹖

像我這樣殘缺的人不需要完整的誰,只消像嵐當初分一點點歸屬感給我就夠了。所以第三者地下情的命運會這樣輪迴吧﹖原來我只喜歡愛情的臉孔,喜歡戀愛中人的模樣、喜歡得不到的感覺,當誰屬於我時卻一點也不懂得珍惜,用忌妒心、猜忌心、強烈佔有欲、得失心…慢慢地傾蝕彼此,從中得到某種變態的快感。

若欣,妳不要再來看了,一知道妳會來我完全無法真正寫日記,寫真正的日記,寫當初以為妳們快要分手,希望妳們趕快分手這種屁話,但妳知道嗎﹖妳有完整的靈讓我羨慕,我的靈卻相反,我的心始終沒有自癒的作用,原來就是空洞,在嵐無預警之下曾經擴大而滿滿地,如今卻也因為嵐無預警的離開而留下更空洞的心,縮不回原來很容易滿足的大小了,當一陣寒風吹過來,只聽到呼呼的一聲,好空好空,空到一種寂靜。

那天能無欲無求隨心所欲心才能自由﹖我還是希望嵐還給我當初的我,離開這?別來了吧﹗當我在等待、期待,卻又落空時,會容易產生無底的憤怒及失落,會傷害妳嚇到妳,因為嵐試過了,她很痛苦,我也是,我不想再重演。

也許妳始終一直把我當朋友或是個大姊,一切都是我自己單方面想像,也因此內心很痛苦,但不是要得到什麼憐憫,我知道妳會乖乖聽話,所以這?留給我自己吧﹗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