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透過google新聞得知琦君走了,國文課的影像又浮上來,在那段少年不知愁滋味又愛顧影自憐的幻想年代,她靜靜地走了,離媽媽的醫院這麼近,紛擾中更顯得文人的無聲無息,有網友說台灣新聞不會報導,連電視新聞都沒有,我倒希望別,當民心攪亂時會更顯得文人沒價值。 



琦君的走,不要難過,因為她曾出現在你我羞澀的記憶中,就夠了,高齡的她在台灣,生命的最終,只要我們再提起,都是永恆。我,字拙,只是祝福琦君。

中時部落格-跳舞有時-專訪琦君:杜甫為媒牽手一生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