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因為一張桌布快飆淚。

 

google快訊中看到一則出現「安寧」的訊息,是安寧照顧基金會的電影票預購活動,雖然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東京鐵塔》是不是自己喜歡的電影。

 

是這樣的,目前我每週六所執勤的安寧病房義工的地方,二樓就是安寧照顧基金會的辦公室。預購一張票200元,又可以得到額外的贈品,電影票的部份收入也會捐給該會。在一邊轉貼文章到自己的部落格,一邊msn這部電影給幾個人之餘,點進去《東京鐵塔》的官方網站,然後慢慢地,我驚覺自己的眼淚即將在辦公室潰堤。

 

海豚飛老師要我用力哭出來,或者去抱執行長,可是,兩者都不行啦!上次,莫明地大哭已經嚇到很多人,而且執行長人在印度,是抱不到的。還好我自己鼻子有點過敏,趕快跑到洗手間擤一下;吐了一口氣,我再度回到網站面前。

 

點進去〞下載〞看看有沒有小貼紙可以貼在部落格,雖然沒有(部落格有過期的徵文及即將上映日期的小貼紙),但這張桌布真得快把我搞哭了。

 

媽媽,年輕的時候髮型就是這樣,而故鄉淡水,與台北間的平快車是小時候最常搭的交通工具,這陣子在整理環島照片,總是可以看到很多鐵軌的景物照,而我也一直很喜歡搭火車全省趴趴走,原來自己跟鐵道文化還是有很深的淵源。

 
「小時候,要從淡水三芝山上到淡水鎮中心,都是小石子路;有次太晚回家,沒有車,只能光著腳丫子走回山上,還沒有路燈」這是我最常聽到媽媽講自己小時候在淡水的回憶(寫到這裏,就真的眼淚決堤了),她的眼神彷彿回到小時候,因為,不久,她就變成別人的養女,一聲不響被我的養外婆帶到現在住的縣市。也許,她也曾經走在黃昏的淡水河邊,沿著鐵軌,尋找我所不知的回憶。

 

在淡水山上,一個叫興化鎮的地方,是媽媽的故鄉名;興化國小有個水塔,媽媽在為人婦後,得以自由身來去自己的故鄉,留下身影。

 

《東京鐵塔》是一部電影,與安寧有關;興化水塔是一個回憶,與媽媽有關。我的媽媽,在一年前,因肺腺癌離開了,在一個離故鄉很近的地方;每個禮拜,我一定要盡量回去那個地方,去做些極盡微小的事,但又希望能幫那些即將面對離別的人,一些忙。  

 


外面雨好大,一個人哭不孤單。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