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應該說今天凌晨,我又醒來了,是因為太餓了,還好有馬克先生麵包及一瓶紅酒,還有一部人骨拼圖的有線電視頻道電影。

 

東摸摸西摸摸快六點了,非得上床睡了,結果就是睡不著,大概快七點才睡吧!睡不到一個多小時得起床打準時卡,這當中做了個夢,夢到媽媽穿著大姊送我的一件墨藍色短T恤,我感覺有點冷或者是媽媽覺得冷?還有她交待她喜歡花,夢中當下我想到百合。

 

一整天的我實在是想整個人沉淨在做圖的工作中,然後準備跟同事去FiFi茶酒沙龍,用餐當中有一半時間我在半恍神吧!主要是,現在很少在餐廳吃飯,還有我在記憶溫慶珠這間與東區那家店的tone,以及窗外的夜景,及不時望去的仁愛醫院,還有這曾經熟悉的地區。

 

所以對我而言,這個晚餐有點詭異,我的確需要回家好好補眠,身體的確這樣告訴我。今夜回家的路線不一樣,而且將非常不一樣。昨天才國慶日的總統府,才放過煙火的淡水河畔,今夜是如此寧靜;很快地我做了一個決定:延伸今夜回家的路。

 
聽老爸說,小白原先的家如今已殘破不堪,很多車到現在還回不了家,看來這也是小白住在那邊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受損,但我卻在強颱來的前幾天搬離,想想這也是不幸中的大幸。其實小白現在的家,圍牆也受損的很嚴重,但至少不用挪車。

 

小白的右邊假睫毛在強颱後不見了,發動引擎準備今夜散步前,R檔一下:喀一聲,屁股翹了起來好像卡到什麼東西,再確認幾次似乎沒有異常,「走吧!」繞著堤防及疏洪道,坑坑洞洞都讓避震器過硬不軟的小白蠻受傷的;偶爾幾台呼囂而過的車並沒有激起小白想飆車的慾望,只想要照自己的腳步散散心。走在我曾在堤防遠望覺得像是星星畫過的道路,經過幾個近乎直角的轉彎,想到最近的甩尾賽,但小白還是從容地沿著白實線壓線而過;到了一個三岔路口,公車司機居然讓一群歐巴桑在下橋處下車,幸好不是遇到搶路的古惑仔,用手示意讓她們先通過。

 

在來是個容易讓車慢速的爬坡,輕盈的小白不讓人失望地會過慢車並讓後方快車通過,很快地下坡路段守著測速器,小超速地通過後只能內心祈導不會有大紅單子高高掛。這時已經抵達關渡大橋,如果選擇往淡水方向,鐵定會因為送宵夜待到大夜班;不到幾秒鐘右往關渡平原,沿途保持時速注意測速器,仍舊零星幾部快車,直到洲美橋上坡段,一台看似快車的同廠牌車子並沒有想像中要超右道的沙石車,小白準備先超時它又加速,是遇強則強嗎?

 

社子這段環河路的車是打哪來又要往哪兒去?一部超車技術很爛的快車呼囂而過,小白還是一派優雅走自己的路。很快地可以返家的出口到了,但我們很確定會再經過三座橋(或者五座橋)才會甘心轉出。車量又突然變少了,原來國道一及保安宮是在這邊轉出呀!今夜收獲不錯喔!經過幾個從沒經過的出口心中無比滿足,一個右轉已經算是淡水流域的另一個邊境。

 

再一個爬坡,今夜最美的夜景來了,讓快車經過,與前後車輛間距加大,也多了許多欣賞台北市陽明山夜景的機會,非常高架的快速道路讓人彷彿漫步在雲端,其實天氣非常晴朗無雲,在這個人煙稀少顯人知悉的觀景地,可以暫停路邊,「我一定要帶心愛的人來這邊看夜景」,在這橋上之橋上,相信差不多有十幾層樓高,也沒有多少高樓層的停車塔可以賞夜境了吧!?

 

下坡路段像是為這美麗的夜晚而鞫躬的橋段:今夜星光多美好,是呀!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水瓶子 
  • FiFi 在我公司旁, 下次來 call 一下我
  • ginatsai
  • 板主回覆:
    可是我只會去這麼一百零一次耶
    我是乾物女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