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就很想寫有關電影《刺青》的一些事,只是大家都把焦點放在這部片是同志片,楊丞琳(小綠綠)跟梁洛施(竹子)的情愛部份,不過我看到哭的兩段是小綠綠拿著玩具手機假裝跟媽媽說話及竹子被親情困住不敢去愛的這兩件事。


好一陣子之前我拍到一張大姐抱著小姪的照片,於是把去年底拍的一張大學好友抱著她小女兒的照片放在一起當做提早紀念母親節;隨著五月份來臨,越到一種節日不安症,想起了去年第一次沒有媽媽的母親節,自己在部落格請大家來留言一起過母親節,也才讓我知道

海豚飛 老師在學生時代就失去了媽媽,最近她製作了一部獻給媽媽的
mv,老師傳給我時我實在不敢看,看了一定掉淚,但她堅持要我看,於是我退而求其次沒開喇吧,但光看影片已經又快不行了;不過,最後我還是聽了老師的演奏。



  



 


今年的母親節也很感傷,上週三是阿嬤(媽媽的阿母)的告別式,阿姨們一定很感慨,跟媽媽最要好的阿姨希望我們沒了母親不要忘了阿姨,怎麼會呢?只是,我是個不敢跟別人要愛的小孩,表姐剛好要出國,於是當天約了阿姨要一起過母親節,誰知阿姨自己也有旅遊行程,但我真的希望把阿姨當媽媽看,也希望往後能跟阿姨一起過母親節。



 



 有件事值得一提,就是因為工作關係需要到大龍國小說故事,保安宮就在旁邊,巧的是我看到了保安宮攝影比賽,於是上網沖印參賽照片,剛好有送合成母親節卡片的活動,但取件時發現母親節的照片變成保安宮比賽的照片,當下實在很惱怒,加上是郵戳日的下班時才收到件,趕著到有夜間服務的郵局掛號寄出後回家氣呼呼上網反應,還好客服不錯願意補件,最後是完美的結局。

  


但是印錯的那張呢?我想著要寄給誰的當下,就想到寄給阿姨,這冥冥之中是不是有什麼安排呢?終於要講到《刺青》的情節了。媽媽走了之後,其實我陷入喪痛很久,到現在也是吧!以前公司的副總曾告訴我有時她會以為媽媽還在,還恍神打電話給媽媽;雖然不至於會打電話給媽媽(因為手機換爸爸在用),當難過時會想像媽媽要跟我說的話,於是就在心裏跟媽媽對話,想起媽媽曾經說過的話,如果她現在還在會說什麼?所以看到小綠綠拿著玩具手機時,我才知道她是用想像跟媽媽說話,就在那時,我哭了。


 

幾乎天天都會上中時部落格等

袁瓊瓊 老師的文章,除了情感及藝文之外,我也很愛她提到自己跟女兒的對話,今天看到「我想認識你」http://blog.chinatimes.com/yop/archive/2008/05/06/275849.html這篇,實在是很羨慕,很想跟媽媽討論自己的感情,聽聽她的想法,但因為我的感情應該會嚇到她,所以我始終都沒讓媽媽知道。



 
當網友們說《刺青》不好看時,我實在是一頭霧水?哪裏不好看?是不是床戲不夠,比當出把楊丞琳跟梁洛施拿來的號召時給人的想像空間不同?要看兩個女生床戲別部也有啊?人家周導也是個有深度的人,尤其是說國片難看的人我真要打爆他的頭,因為在地的團隊才拍得出感動自己啊!畢竟文化不同,有些背景跟對話會不一樣。



 


 

說到竹子被
過去困住的事,我跟她一樣,每每發生快樂的事,家裏一定發生事情,那是一種「一朝被舌咬十年怕草繩」的滋味,所以我很害怕快樂的事,連我媽媽證實罹癌的事我都一直很自責,因為那天是我第一次衝浪,上岸時我看著十六通未接來電,望著宜蘭大溪蜜月灣的太平洋,我整個人傻住了;而我的幾段感情也都在快樂的境界中急速的結束,所以我快樂不起來。





 



真巧,母親節前的週三我又要到大龍國小說故事了,希望能把故事跟想念媽媽的心情結合在一起跟小朋友討論每個人心中的媽媽,有媽媽沒媽媽的都要快樂喔!我想,這時阿嬤跟媽媽已經母女相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桔娜 的頭像
桔娜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