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非常愛剪報紙,後還想起來不知道是資訊焦慮症還是強迫症,有時剪貼到自己都不知道怎會這樣?

 


到了當代課老師,為了蒐集教學資料,只要看到相關的版面就會撕下來,但跟以前比起來還用剪刀把不要的部份剪掉這種症狀輕微很多,也許是長大或者又經歷了一些事,會控制自己的時間多花在必要的事情上。





 


 


 

以前因為會捨不得丟掉東西,然後留了一堆根本不會再去碰的東西,等到搬家才知道痛苦,心一橫地丟了好多東西;最近,開始在整理不要的書,包含以前的大學教科書,想說以後有自己的房子擺起來會有素養一點;不過,現在,那種為了給別人看的拾荒精神已經不見了;還有姐姐及嫂嫂們送的愛心衣服,很多我都不可能會穿,比如連身長裙這種,哈哈。


 


這篇文章的重點應該是從此處開始。最近,又結束了一段沒有流淚的關係;我發現我越來越能釋懷,比起第一段及上一任那種要死要活的感覺,這次輕微多了,倒不是因為這次很短或者愛得深不深的問題,倒是實在不看開也得看開了,難過也挽回不了,留戀有何用?最近開始把洋蔥加入每次煮菜的食材行列,人生也許就是要一層層剝開不適合的洋蔥皮才能吃得到最好吃的部份,雖然過程很摧淚,不過吃下去的時刻終究是滿足的。

 



 放手不適合的,往前走,才能越離適合的更近,不是嗎?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強摘的水果不會甜‧‧‧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