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英文筆畫多簡單。

愛,中文字寫得多好幾畫。

我總是在熱潮過後才會開始去看像大家等待很久,而似乎大家都熱過的電影版慾望城市,可能我不喜歡人擠人的感覺,不過,看完了也真覺得它是真的名符其實的潮電影。

裏面的元素,愛,是每個女人,或者是每個人都渴望也逃不過的。
「我來紐約找真愛」一句很簡單又很誠實的一句話,生在台北市的我,也頗有同感,若生在鄉鎮,那種到大都市找真愛的感受應該更強烈吧!

有點不確定擤了幾次鼻涕,可能是情節聯想到很多的過去(情史),但,好像比較多的是,好像自己還沒搞懂LOVE這件事。

目前,還沒遇過婚禮前臨陣脫逃的新郎,我想要是我一定比kelly在墨西哥的樣子更慘吧!不過,現實中,我的確都是被拋棄的人,不過那個所謂的是"我們"還是"我"想要的方式好像有點醒了我什麼,我到底懂得什麼是愛嗎?我想要的是彼此也想要的嗎?似乎我太過自私到讓對方喘不過氣來,挑戰對方的極限,於是就這樣我得到由我造成的分手。

女人會想要跟對方廝守終身到老,我們結婚吧!是我也會這樣,某種程度我還是很保守跟小女人,好像跟大家對我的強勢主動印象不太一樣。我的每一段有99%是以結婚為目的,現在想想,曾經說過「我們結婚吧!」似乎有可能嚇到對方。

我到底懂不懂的愛?無庸置疑地我的家人給我很多愛,但似乎我用自己的冷漠拒接了家人的愛,還有那些心理學家所謂的兒時經驗影響以後人格的那些狗屁理論,那些透過催眠像催吐一樣把藏在內心及胃底深處被胃酸溶解到我都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出來,灼熱的嘔吐物傷了我的咽喉,暫時失聲。

kelly在大街上對big失望地耍上捧花,但我覺得正統地應該加上響亮的巴掌,如同那天我在西門町六號出口對他大喊恨他想殺了他一樣,為什麼總是對方比較理智?明明都是我比較年長?對方總是能說得出很有邏輯的話,而我就總像個肖查某。

我想我是不懂愛的。連友誼都沒了,雖然只是影集影片的效果,不過人生若擁有可以分享喜怒哀樂的姐妹淘是件很幸福的事,連party、糾團、辦同學會聚餐這種都不在行的我,總是沒有多年固定的朋友分享那些不為人知的戀情,那些秘密始終是秘密,我想那是因為我不懂得愛,不懂得愛家人,愛同學,愛朋友,一但出現了倒楣鬼,他不是享受被愛,而是被一個不懂得愛的人虐待,直至承受不了而突然告別。

什麼是美好的期待?已經不敢多想了,越期待失望越大,因為總是有預期不到的事發生,我相信這並非偶然,而是不懂的愛的我造成,他始終覺得我太自責太悲觀,我並不覺得是自己太自責太悲觀,因為那已經是種常態,對我而言像呼吸跟喝水一樣地自然發生。

我跟kelly一樣沒有太過難過,因為很糟的事都發生了,不是嗎?原本以為自己會像前幾段一樣難過地哭天搶地,很意外很意外,不過哭要幹嘛呢?眼淚雖然不用錢,但也賺不回什麼。生活失序能幹嘛呢?能演出一部絕佳的劇情片獲得奧斯卡嗎?與其怪自己或對方,不如繼續過接下來的日子吧!那是我那天在六號出口說的最後一句話,然後淚水在眼框打轉,爭氣的它們沒有奪框而我已經釋懷了,別往後看往前走吧!
創作者介紹

桔娜的樂客色客gina's logo sogo

桔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